天地有大美,女子多颜色_红袖天涯_论坛_天涯社区

发布时间:2022年08月26日

       天地间有大美人, 女人多姿多彩——读《新红颜记》女诗, 在男尊女卑的中国, 实属难得。 虽然作为一个诗歌大国, 诗人众多, 但女诗人却寥寥无几。 只有古代的李清照和现代的秋瑾留下了他们的名字。 但五四运动后, 女权崛起, 尤其是1980年代以后, 涌现出一大批才华横溢的女诗人, 如翟永明、易蕾、海南、唐亚萍、傅天林、王小妮等。 在男权文化中脱颖而出,

长袖善舞, 写出属于自己的女性诗篇, 为千年的暗室照亮了微弱而坚定的光芒。
        “你梦中的故乡/如何成为我心中的旷野”——翟永明上世纪的嘀咕, 网络时代的“新美写作”, 让我们重新审视网络时代的女性诗歌, 寻找“新美书写”的诗意。 家住海南的李少军先生一直在关注当下的诗歌创作。 他所命名的“诗的草根性”已成为标志性的诗词。 面对网络时代的诗歌, 少君先生提出了诗歌的名称“新红岩写作”。 评论家刘福生在回应辛红岩的诗歌创作时说:“《辛红岩》的创作是在当代诗歌中寻求新的转折点的尝试, 是扎根当代生活的顽强努力。 女性更密集、更持久。一些新的中国诗歌以穿透感性, 试图进一步摆脱过去观念诗学的纠缠, 寻找新的视野、新的语言和新的感受。 网络时代的到来, 无疑为文学创作提供了非常广阔的空间。 空间。 诗歌是网络文学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 借助网络论坛、博客等新媒体, 诗歌重获生机, 新美写作就是它的光芒。 辛红艳写作, 顾名思义, 是指女性诗歌的写作。 红颜前有“新”二字, 有别于传统女诗, 有当下, 有自由。 网络新媒体激发了女性写作的荷尔蒙, “让日常生活中可能遗失的精神之光, 被论坛和博客所接受, 成为我行我素的诗文”。 有鉴于此, 李少君先生主编《新红颜记》, 汇集散落在论坛和博客中的女性诗词, 天地间大美人, 女人五彩缤纷。 《新红颜记》收录了40位女诗人的254首诗歌。 当然, 这些并不是女性诗歌的全部精髓, 但它们揭示了网络时代女性诗歌创作的风格和秘诀, 值得我们深思。 从某种意义上说,

《新红颜记》是女性当下生活的写照。
        他们以诗歌的形式, 以艺术的方式介入日常生活的流转, 以非常个人的体验走出一条隐居之路。 面对“芦花秦岭”, 胭脂诗人发现, “山中, 不分唐宋, 多花已老”。 首先想到的是花, 它充满了女性的香味。 但“唐宋”也表明诗人不仅关心“自己的房间”, 而是面对通史, “风在西方世界吹过, 吹透了灵魂的皮肤。” 诗人轻轻落下, 在“夕阳”中看到自己:“在最后一刻, 它照亮了我体内的杂草、荆棘、深深的灌木/几乎荒凉了神殿。” 诗人深切关注自己, 为我们提供了女性独有的内心世界。 1980年代的女性诗歌强调“女权主义”, 注重个人隐私。 辛红艳写道, 她的个人和私人经历仍在她手中, 但她已经走出了自己的“自己的房间”。 比如诗人金灵子的《歌错了》, 水的柔情里有男人的英雄气概——“我暗生, 乘风月, 放马/只等宿醉前的一个早晨/取 淅川直》, 宛如一位身披铠甲的女将军, 明媚而不矫揉造作, 也有英姿飒爽的一面。
        林立的《春风十二行》充满现代文字, 隐隐有宋诗的回味。 李晓旭的《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》荒凉而空灵, 带着一种女性诗歌中很难找到的寒意。 这40位诗人虽然统称为“新红岩写作”, 但各有各的风格,

而不是一千人。 胭脂的《1993年小镇纪事》有史诗的味道, 继承了白话文, 发挥了作用。 吴素贞的《崇福寺》犹如静物写生, 体温湿漉漉的, “心有世界的负担”。 岚雪的《月夜情》类似于东坡的月光小品, 简单有趣。 成都锦色的《隐居》带着淡淡的道家精神, 在短短的空间里蕴含着无限的思绪和道家。 于小曼的《凉水寺》修长纤细, 颇似清真字。 李承恩的《春风里的良心》是低级的往复, 在文字的细致雕琢中, 让我们触动了诗人敏感的心灵。 结束了, 新的一年开始了。 我很幸运能读到这么多好诗。 过去的经历被这些熟悉却陌生的诗句唤醒。 诗可以写得这么美。 辛红艳的作品以扎实的诗歌创作媲美男诗, 填补了后女性诗歌时代的历史空白, 并以朝气蓬勃的新鲜品质和非凡的表现, 为中国诗歌的写作展现了女性日常生活的微妙之处。 提供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文本。 正如连染梅所写:“在灰烬上长出一株乔木。” 期待乔木的幼苗长成参天大树, 这是辛红艳笔下的责任, 也是他们的历史宿命。 ——我们有红颜诗集, 美不胜收(改编自诗人姚跃《满月》) 《新红颜集》(李少军主编, 江苏文艺出版社, 九月) 2012 年, 第一版)

返回到上一页>>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00 加固有限公司 jiagu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undoscrepes.com)